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孫子兵法 用間篇

孫子兵法用間篇

原文


孫子曰:凡興師十萬,出征千里,百姓之費,公家之奉,日費千金;內外騷動,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萬家。相守數年,以爭一日之勝。而愛爵祿百金,不知敵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將也,非主之佐也,非勝之主也。故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於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於鬼神,不可象於事,不可驗於度,必取於人,知敵之情也。

故用間有五:有因間,有內間,有反間,有死間,有生間。五間俱起,莫知其道,是謂神紀,人君之寶也。因間者,因其鄉人而用之。內間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反間者,因其敵間而用之。死間者,爲誑事於外,令吾間知之,而傳於敵間也。生間者,反報也。

故三軍之事,莫親於間,賞莫厚於間,事莫密於間。非聖智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使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微哉微哉,無所不用間也!間事未發,而先聞者,間與所告者皆死。

凡軍之所欲擊,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殺,必先知其守將、左右、謁者、門者、舍人之姓名,令吾間必索知之。

必索敵人之間來間我者,因而利之,導而舍之,故反間可得而用也。因是而知之,故鄉間、內間可得而使也。因是而知之,故死間爲誑事,可使告敵。因是而知之,生間可使如期。五間之事,主必知之,知之必在於反間,故反間不可不厚也。

昔殷之興也,伊摯在夏;周之興也,呂牙在殷。故惟明君賢將,能以上智爲間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軍之所恃而動向也。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孫子兵法 火攻篇

孫子兵法火攻篇

原文

孫子曰: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一曰火積,一曰火輜,四曰火庫,五曰火隊。行火必有因,煙火必素具。發火有時,起火有日。時者,天之躁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軫也,凡此四宿者,風起之日也。

凡火攻,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火發於內,則早應之於外。火發兵靜者,待而勿攻,極其火力,可從而從之,不可從而止。火可發於外,無待於內,以時發之。火發上風,無攻下風。晝風久,夜風止。凡軍必知有五火之變,以數守之。

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強。水可以絕,不可以奪。

夫戰勝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費留。故曰:明主慮之,良將修之。非利不動,非得不用,非危不戰。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故明君慎之,良將警之,此安國全軍之道也。


譯文

孫子說,舉凡火攻的形式有五種:一是焚燒敵軍的人馬,二是焚燒敵軍的糧草,三是焚燒敵軍的輜重,四是焚燒敵軍的倉庫,五是焚燒敵軍的糧道。實施火攻的必備條件是火攻器材必須平時即有準備。放火的時候一定要看準天時,起火要選對日子。所謂天時,是指氣候乾燥的時節;所謂日子,是指月亮行經箕、壁、翼、軫四個星宿位置的時候,凡是月亮經過這四個星宿的日子,就會是起風的日子。

凡用火攻,必須根據五種火攻所引起的不同變化,靈活運用各項部署方式策應。在敵營內部放火,就要及時安排兵力於外部策應。火已經燒起來可是敵軍卻依然鎮靜不亂,就應該慎重不可隨意發起進攻,等待火勢旺盛後,再根據情況作出決定,可以進攻就進攻,不可進攻就停止。火可以從外面投放,就不須等待內應,只要抓到適當時機就可以放火了。如從上風處放火,就不可以從下風處行動。白天如果風颳很久了,到了夜晚風就很容易停止了。軍隊須知曉這五種火攻的方法,運用靈活,等待適當的放火條件具備再進行火攻。

使用火攻來輔助戰事推進,效果尤為顯著,用水攻來輔助軍隊戰鬥,可以加強攻勢。水攻可以把敵軍分割隔絕,但是卻不能夠焚毀敵人的軍需物資。

所以打了勝仗,攻取了土地城邑,而不能及時論功行賞的,就會產生禍患,這種情況稱為費留。所以一位明智的國君要慎重地考慮這個問題,賢良的將帥要嚴肅地對待這個問題。沒有好處利益就不要妄動,沒有取勝的把握就不要用兵,不到危急關頭不要開戰。國君不可因一時的憤怒而發動戰爭,將帥不可因一時的怨憤而出陣求戰。符合國家利益才用兵,不符合國家利益就停止。憤怒還可以重新轉變為歡喜,怨憤也可以重新轉為高興,但是國家滅亡了就不能復仇,人死了也不能再生。所以,對待戰爭,明智的國君應該慎重,賢良的將帥應該警惕,這是安定國家保全軍隊的根本道理。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老屋新春,修理裝潢來記錄

老屋新春,修理裝潢

房子住久了都是要修整

去年秋天有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了,這也讓我的家人開始經過了一段驚悚擔心的日子。

平時住得好好的房子忽然給你來了一記重磅訊息。

目前我母親跟妹妹居住的房子是我父親打拼一生留下來的財產,是一棟五層樓的公寓;我們居住在五樓有個屋頂,屋頂主要也是我們在使用及維護;一直以來屋頂都是存在著”漏水”的大問題,應該是因為在新建過程中施工品質不良,沒有把屋頂防水工程做好,雖然是新房子卻有漏水的狀況;尤其我的房間是屬於整棟建築物的最邊間,在我小時候的印象中,遇到較大的下雨天,晚上睡覺就有可能會滴水滴到我的床舖上把我的棉被弄濕了。但是即便這樣,我們也住在這間房子裡快要四十年了!(真是辛苦了我的父母!)

雖然一直以來屋頂防水部分,我父親都有在處理,也將鐵皮屋頂搭建了起來(最近十年),但是可能在防水方式上選擇了不是很正確的方式所以效果不是很好,到了今年九月份左右我的房間天花板就掉落了較多的RC塊導致了塑膠天花板掉下來(很明顯的變形但沒整片掉下來)。

房間天花板掉下來01
照片一:我的房間塑膠天花板掉落狀況 (未拆除前)
房間天花板掉下來02
照片二:我的房間塑膠天花板掉落,可與書櫃比較狀況的嚴重性 (未拆除前)

只是剛好發生事情的時候我不住在家裡,我妹妹可能有聽到聲響前去查看,才發現到了這個情況;這讓她們兩位嚇到了,所以馬上告訴我過來看(但是因為當時我有在上”木工職人”的基礎木工課程),沒有立即處理而是拖了一兩個禮拜。

其實一開始是想要自己把舊有的塑膠天花板拆開來查看狀況如何?但是因為自己太懶惰了又沒啥經驗,又是只有自己一個人,所以才拖著;後來我媽拿了一張名片給我並且告訴我這是有幫鄰居修繕房屋的工程行,我才趕緊打電話聯繫讓他們儘快來看一下。


拆的天昏地暗,思考瞬間斷了連續性

星期四左右聯繫了工程行老闆,便開始跟他約時間先來家裡看天花板的狀況如何?該如何處理?

但是因為他人剛好不在台北,所以就排到了下星期一(2020/9/14)來看。

很快地,他來到了我家裡後看了看,就建議我們先拆除塑膠天花板他才有辦法判斷該如何處理,我們想了想也對什麼都沒看到,的確是也不知道啥狀況,也無法處理;到這裡我們都還只是想要處理我的房間部分而已,都沒有想到後面開始施作後,會發展成弄到整個家裡的舊裝潢拆除再修繕最後重新裝潢的地步,預算也就不斷地攀升了。因為只想到我的房間所以我們整理物品的時候也只是先處理我房間裡面的東西。

朋友們要知道,當一件工作要展開時,就是要安排人員施作的準備了;那天看完之後,再等到工人進來的時候已經到了9/23號了,來了之後啥都不多說就開始拆、拆、拆,從天花的塑膠天花板到裡面的柳木角材,牆面的塑膠板也拆下來了,一點時間都不浪費的呢!(工人的薪資一天3000元,很貴的呢!)

所以我房間許久未見的RC牆面就這樣再次地曝露了我的眼前,空氣中瀰漫著壁癌發霉的味道,以為看不見就沒有壁癌的發生,也看到了天花板RC嚴重掉落的慘況,甚至鋼筋也已經裸露了出來並且已經鏽蝕了。當下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腦袋一時間瞬間斷了思考。

天花板RC掉落,鋼筋鏽蝕情況
照片三:天花板RC掉落,鋼筋鏽蝕情況 (拆除後)
牆面裝潢拆除後壁癌及角落RC柱剝落情況
照片四:牆面裝潢拆除後壁癌及角落RC柱剝落情況
房間另一面牆裝潢拆除後情況
照片五:房間另一面牆裝潢拆除後情況
天花板RC掉落向另一空間延伸狀況
照片六:天花板RC掉落向另一空間延伸狀況

因為拆除了裝潢之後,看起來天花板RC掉落的狀況好像有延伸到相連的餐廳空間,但是一樣有裝潢天花板一樣也不能判斷,所以就又決定繼續的拆掉餐廳的天花板,於是我們又趕忙著移動我們家具跟物品,那段時間真是累得很慘也還要被我媽念:”怎麼又要搬東西了!”。

整個房子因為從拆除開始到結構補強再到重新裝修,是從去年九月底到今年二月中左右完成,所以有很多張照片還有故事可以說,也無法全部貼上來給大家看,後續我會慢慢再新增文章來分享的。算是讓自己總結一下這快五個月的裝修故事。

這篇的重點,還是擺在我的房間跟餐廳這兩個空間發生的事情到整間房子舊有裝潢拆除完畢為止。

從上面的幾張照片不難看出我房間的部分,真的是屋況不佳了,工程行吳老闆(以下文章稱他為吳老闆)對於這樣的屋況以及其他部分未拆除的其他房間,一直無法給我比較確切的費用,所以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取捨,最後最後在拆完了餐廳區域的天花板及舊有裝潢後,真的聽從了吳老闆的建議全部拆光了再來維修房屋結構的部分,而不是他初步報價後再來施作。

畢竟在拆除的過程之中,漸漸看到了天花板的狀況以及些許的結構破裂問題,就會傾向於把屋子都來個大整修,屋頂上的防水也重新鋪設過,不然看到一項修一項,心情也是很煩悶。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孫子兵法 九地篇

孫子兵法九地篇

原文

孫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圍地,有死地。

諸侯自戰之地,爲散地。入人之地而不深者,爲輕地。我得則利,彼得亦利者,爲爭地。我可以往,彼可以來者,爲交地。諸侯之地三屬,先至而得天下之眾者,爲衢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爲重地。行山林、險阻、沮澤,凡難行之道者,爲圮地。所由人者隘,所從歸者迂,彼寡可以擊吾之眾者,爲圍地。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者,爲死地。

是故散地則無戰,輕地則無止,爭地則無攻,交地則無絕,衢地則合交,重地則掠,圮地則行,圍地則謀,死地則戰。

所謂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眾寡不相恃,貴賤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合於利則動,不合於利而止。敢問:「敵眾整而將來,待之若何?」曰:「先奪其所愛,則聽矣。」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凡爲客之道,深入則專,主人不克,掠于饒野,三軍足食;謹養而勿勞,並氣積力,運兵計謀,爲不可測。投之無所往,死且不北。死焉不得,士人盡力。兵士甚陷則不懼,無所往則固,深入則拘,不得已則鬥。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約而親,不令而信。禁祥去疑,至死無所之。吾士無餘財,非悪貨也;無餘命,非悪壽也。令發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臥者涕交頤。投之無所往者,諸、劌之勇也。

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敢問:「兵可使如率然乎?」曰:「可。」夫吳人與越人相悪也,當其同舟而濟,遇風,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是故方馬埋輪,未足恃也;齊勇若一,政之道也;剛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攜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

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易其事,革其謀,使人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其機,焚舟破釜,若驅群羊,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聚三軍之眾,投之於險,此謂將軍之事也。九變之地,屈伸之利,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

凡爲客之道,深則專,淺則散。去國越境而師者,絕地也;四達者,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淺者,輕地也;背固前隘者,圍地也;無所往者,死地也。

是故,散地,吾將一其志;輕地,吾將使之屬;爭地,吾將趨其後;交地,吾將謹其守;衢地,吾將固其結;重地,吾將繼其食;圮地,吾將進其凃;圍地,吾將塞其闕;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故兵之情,圍則禦,不得已則鬥,過則從。

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不知一,非霸王之兵也。夫霸王之兵,伐大國,則其眾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交不得合。是故不爭天下之交,不養天下之權,信己之私,威加於敵,故其城可拔,其國可隳。

施無法之賞,懸無政之令,犯三軍之眾,若使一人。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夫眾陷於害,然後能爲勝敗。故爲兵之事,在於順詳敵之意,並敵一向,千里殺將,此謂巧能成事者也。

是故政舉之日,夷關折符,無通其使;厲於廊廟之上,以誅其事。敵人開闔,必亟入之。先其所愛,微與之期。踐墨隨敵,以決戰事。是故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孫子兵法 地形篇

孫子兵法地形篇

原文

孫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掛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險者,有遠者。我可以往,彼可以來,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陽,利糧道,以戰則利。可以往,難以返,曰掛;掛形者,敵無備,出而勝之;敵若有備,出而不勝,難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敵雖利我,我無出也;引而去之,令敵半出而擊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敵;若敵先居之,盈而勿從,不盈而從之。險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陽以待敵;若敵先居之,引而去之,勿從也。遠形者,勢均,難以挑戰,戰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將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故兵有走者,有馳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亂者,有北者。凡此六者,非天之災,將之過也。夫勢均,以一擊十,曰走。卒強吏弱,曰馳。吏強卒弱,曰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敵懟而自戰,將不知其能,曰崩。將弱不嚴,敎道不明,吏卒無常,陳兵縱橫,曰亂。將不能料敵,以少合眾,以弱擊強,兵無選鋒,曰北。凡此六者,敗之道也;將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敵制勝,計險、遠近,上將之道也。知此而用戰者必勝,不知此而用戰者必敗。故戰道必勝,主曰無戰,必戰可也;戰道不勝,曰必戰,無戰可也。故進不求名,退不避罪,唯人是保,而利合於主,國之寶也。

視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視卒如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治,譬如嬌子,不可用也。

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敵之不可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擊,勝之半也;知敵之可擊,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戰,勝之半也。故知兵者,動而不迷,舉而不窮。故曰:知彼知己,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不窮。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孫子兵法 行軍篇

孫子兵法行軍篇

原文

孫子曰:凡處軍、相敵:絕山依谷,視生處高,戰隆無登,此處山之軍也。絕水必遠水;客絕水而來,勿迎之于水內,令半濟而擊之,利;欲戰者,無附于水而迎客;視生處高,無迎水流,此處水上之軍也。絕斥澤,惟亟去無留;若交軍於斥澤之中,必依水草而背眾樹,此處斥澤之軍也。平陸處易而右背高,前死後生,此處平陸之軍也。凡此四軍之利,黃帝之所以勝四帝也。

凡軍好高而悪下,貴陽而賤陰,養生而處實,軍無百疾,是謂必勝。丘陵堤防,必處其陽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凡地有絕澗、天井、天牢、天羅、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遠之,敵近之;吾迎之,敵背之。軍行有險阻潢井、葭葦、山林、翳薈者,必謹復索之,此伏奸之所處也。

敵近而靜者,恃其險也;遠而其挑戰者,欲人之進也;其所居易者,利也,眾樹動者,來也;眾草多障者,疑也。鳥起者,伏也;獸駭者,覆也。塵高而銳者,車來也;卑而廣者,徒來也;散而條達者,樵采也;少而往來者,營軍也。辭卑而益備者,進也;辭強而進驅者,退也;輕車先出居其側者,陳也;無約而請和者,謀也;奔走而陳兵車者,期也;半進半退者,誘也。杖而立者,飢也;汲而先飲者,渴也;見利而不進者,勞也。鳥集者,虛也;夜呼者,恐也;軍擾者,將不重也;旌旗動者,亂也;吏怒者,倦也;粟馬肉食,軍無懸缻也,不返其舍者,窮寇也。 諄諄翕翕,徐與人言者,失眾也;數賞者,窘也;數罰者,困也;先暴而後畏其眾者,不精之至也;來委謝者,欲休息也。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謹察之。

兵非益多也,惟無武進,足以並力、料敵、取人而已;夫惟無慮而易敵者,必擒於人。

卒未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也;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也。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謂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則民服;令不素行以教其民,則民不服。令素行者,與眾相得也。